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天文觀測館前)

雙十連假,老婆說至少要找一天出去玩,於是我想到這時節的甜根子草。其實最近曾文溪渡槽橋已經修復好了,據說有慶祝活動(10/15有日落音樂會),也有甜根子草花海,但我不想湊熱鬧(但我老婆可能很想),於是我想到曾文溪大內橋的甜根子草,據說市府還是有舉辦活動。既然你早晚都會碰上活動,為何不一開始就甘願去參加活動呢?我是想到大內還有座天文館,在傍晚感性地漫步曾文溪畔賞花海前,可以先到天文館充實知性。

結果我們來到南瀛天文館時已經快要下午四點半,雖然可以趕上星象館最後一場節目,但老婆小孩對此都沒興趣,於是我們走上坡往觀測館方向,上坡彎道處經過往環山步道的叉路口,心想等一下再來走走,也補記錄一下航跡。繞個彎來到日晷餐廳,卻看到本應該是環山步道出口的地方被圍起來了,看來環山步道有可能行不得也哥哥。

進上觀測館參觀,這是第一次很認真地參觀觀測館,入口處的解說員很Nice地回答我許多無厘頭的問題,像是環山步道應該是封閉了、平頂望遠鏡所在的處所上方看似沒有遮蔽天蓬,如果下雨要怎麼辦?觀測館右側有一間英式風格的明亮房間,裏頭擺了一台應該是「裝飾用」的折射式望遠鏡,前頭的蓋子沒有打開,如果有看到什麼,那都是假的,是眼睛業障重。


(戶外觀測區廣景)

我們又到另一間圓頂房間去參觀,那裏的望遠鏡看起來不像一般我們印象中的望遠鏡,反倒像是一台超級電腦。像這樣的望遠鏡都是把觀測的結果連接輸出到外接的螢幕,而不是直接用眼睛貼近目鏡(理所當然沒有目鏡)觀看的。

或許是太久沒看星星了,我問了解說員一個很白目的問題,像這台大型的望遠鏡可以看到什麼程度…。解說員當然聽不懂我想問什麼?後來又有其他人走進圓頂觀測處,我們就趁此走掉,化解尷尬。現在我想想當時我想問的應該是這台望遠鏡類似解析度的問題,譬如可以多清楚的看到獵戶座大星雲,或是可以看到亮度多少等的暗星體之類的,只是我已經很久沒看星星,連稍微專業一點的名詞都講不出來了。「失去了浪漫與熱情,只剩下索然無味。我跟Charles應該都是在害怕這件事的發生吧。」

觀測館一樓入口處就有望遠鏡的發展史,包括地球上空的太空望遠鏡。解說員說觀測館星期六晚上有開放,最近是木星衝,歡迎來看木星衛星。我說可以看到四顆(木星四大衛星),解說員說透過望遠鏡不只看到四顆。那問題來了,木星衝指的是什麼呢?

我們走出到觀測館外頭的戶外觀測區,穿出了代表四方的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我順便跟小兒說東方古代是用二十八星宿來表示太陽月亮經過天空的路線(西方是黃道十二宮)。小兒唯唯諾諾一副不想了解的樣子。倒是走到戶外觀測區前頭四周有幾乎270度的展望,也可以看到下方二溪橋的甜根子草花海與曾文溪彎流其中的惡地形。

離開觀測館後,走下坡,先去右邊的日晷看一下,由於太陽光不怎麼強烈,所以此時日晷的影子不明顯,只能看現在時間再去牽強附會一番。

走下環山步道,果然下方步道口標示步道塌陷封閉。我們又往位於另一處山丘的星象館走去,沿路陸續走下來一些工作人員看到我們都說「閉館了喲」,但其實還有幾分鐘才到五點。我不是不知道閉館時間,只是想純散步到館前而已;但有點納悶為何不到五點,工作人員都可以提早離開?一個可能是這些先離開的人是志工不用打卡,還有可能是他們在趕交通車(天文館所在偏遠,交通不便)。

我們又從星象館步行下山,中途有個展望平台,可以展望下方的賽堤廣場。而賽堤廣場的許多童趣設施是爸媽遛小孩的最愛。

離開南瀛天文館後,驅車前往大內橋西岸的北側堤岸,因為上次來遠遠看到堤岸邊有許多人,以為這裡有什麼好玩的。但實際停好車,沿著堤岸邊往北走,其實這裡看到的甜根子草只有一小區域而已。真正要攝影應該還是要回到大內橋上的人行步道來,而且在橋上往南拍會比往北拍精彩,也就是三年前我和爸媽來的那次才是最佳的賞景攝影方式。所以這次我們只在堤岸邊走了一小段就及早回頭上橋了。邊走邊拍,直到夕陽餘暉也快消退,大內橋也點亮了燈火,這回我有興趣拍的是反倒是駛上橋的車影流光了。

(大內橋曾文溪堤防)

本文日期:2022.10.9 | 台南行腳 | 相簿 | 南瀛天文館足跡(gpx) | 大內橋甜根子草足跡(gpx)


南瀛天文館與大內橋甜根子草路線圖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