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昨晚還有下雨,所以渠道有潺潺流水)

去年一樣,在端午節前後多次上大崗山三角公園尋找獨角仙但都槓龜,不過因為這幾年三角公園的獨角仙有數量越來越少,出現日期越來越晚的趨勢,所以不以為意,沒有看到獨角仙,還是照樣走去吃草仔粿。上個禮拜端午節那週(6/8),三角公園的獨角仙還是沒有現蹤(去年是6/3開始出現的),且記錄獨角仙數量的牌子感覺髒髒的也不想先掛上來,這就有點納悶了。有路過的山友,或許是看到我等抬頭看著光臘樹若有所思,就跟旁邊的人邊走邊說:「獨角仙都移到山下的廁所了」,然後他們就走遠了。

因為聽到路人這個似有意無意的指點,本周就決定直接將車開到大崗山生態園區山腰停車場,走到上三角公園前的最後一座廁所。雖然從山腳下峰園路起算,總共有三座廁所,不過我很確定山友所說的就是這一座。

下午四時許來到大崗山生態園區山腰停車場,今天停車場出乎意外地只有半滿,或許是天氣炎熱,還是山友另有去處?不過就算如此,山徑上還是人來人往就是。停好車,走來到第一個廁所,還是張望了四周,附近大部分是相思樹,果然獨角仙不在這裡。

繼續閱讀 »

Tags: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從圖書館借了這本感覺有點old-fashioned的書,但閱讀過程中並不會想放棄,反而有點想趕快知道作者會怎麼鋪陳;畢竟這也是獲得直木獎的作品,不應該會讓大眾讀不下去。果然在最後出現了一封未送出的信,讓我們讀者又趕忙翻回前半部去看當年多喜、時子、板倉之間是怎麼回事?而老年後的多喜悲傷不止的情緒又是為誰而發?這在改編成電影版之後,有許多影評在討論,但從書裡面其實看不出來。

所以本來不會寫讀後感的,因為小說與電影某段重要情節不一樣。小說中,板倉在從軍前一日有前往時子家,但電影版卻沒有。而我們小說讀者以為多喜有將女主人時子的信給交給板倉,但其實並沒有(那板倉為何還是在隔日下午出現?)於是看過電影的人便覺得多喜之所以沒將信交給板倉有兩種可能:一是多喜其實也喜歡板倉;二是時子和多喜這對主僕是百合的關係(多喜為了自己私心與保護時子免於流言蜚語)。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加利利方舟教堂與石車)

南瀛百岳裡頭,對吾等人文登山客有一個重中之重的任務,非得找時間去探索一番不可,那就是竹頭崎油礦登糖子恩山。現在登糖子恩山大多從南橫公路的鈺鼎步道由南往北登,但早年卻是由竹頭崎油礦上登的,因為山上曾經有油井、果園,也有許多產業道路可直達稜線。竹頭崎油礦早已經停止開採,產業道路也多毀壞失修不通;但在南瀛百岳誌以及南瀛鐵道誌都曾經對竹頭崎油礦多所描述,而且還可以看到老照片中的油礦辦公室與採礦聚落(注意,不是油井),而探索昔日油礦事業遺跡是否還存在,便是比登上糖子恩山更重要的任務。

問題一,油礦辦公室遺跡是否還存在?是否還能找得到?

如果這些辦公室是木造建築,很快(在千年精靈芙莉蓮的時間觀,數十年很快就過去了)就會腐蝕崩壞。所以最後一次有人看到油礦辦公室的日期就很值得參考。根據事先收集的竹頭崎油礦的參考資料

  1. 南瀛百岳誌 探勘糖子恩山南峰的日期是2004/2/1,有探勘者與堪稱完好的辦公室廢墟合照。
  2. 油礦山今昔!很難想像昔日這裏曾有20幾口探勘油井?陳老師登山小隊(探勘時間是2010/12/31)描述:「『油礦山』的山腳下,我們找到幾處當時日本人撤退時留下的舊居跟宿舍,望眼所觸盡是斑剝的歲月痕跡,沒有人跡更是淒涼至極!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聖母子與施洗者約翰(加瓦聖母) – 拉斐爾)

早上陪家人辦事;午後時光已經想好要去奇美博物館看《從拉斐爾到梵谷:英國國家藝廊珍藏展》。一來是一個下午的時間不夠出遠門爬山(本來屬意再從竹頭崎油礦上糖子恩山);二來是最近天氣不穩定,到室內空間看展正好。像這樣的古典名家畫展在台南展出實屬稀有,值得特地撥空前來欣賞,但我跟上次看竹溪寺文物展一樣「近鄉情怯」(誤用成語),展出已經一個月了,但我非得等到真的把看特展當作一回事,才打算前往。我自己也搞不懂這是何種心態。大概是因為我這個外行只會看熱鬧,所以提不起勁吧。總之,我就是附庸風雅。

果然午後天氣轉陰。太久沒來奇美圖書館,不知道在哪裡買票,但是看到外頭排了一堆人,但其實他們都是團體參觀的學生。總之不管是常設展或是特展,都是要先進館再買票;但是像這次的《從拉斐爾到梵谷:英國國家藝廊珍藏展》最好事先在其他購票管道買好要進場的場次時間,不然就會像我這樣如果這個時段已滿,就只能等下一個小時才能入場。不過也無妨,可以先逛逛博物館其他地方,尤其是禮品店。

這次特展的相關禮品,我覺得悠遊卡最是實用,送禮自用兩相宜,但是悠遊卡上面的圖畫並沒有我屬意的莫內鳶尾或是梵谷的長草地與蝴蝶。不過這兩張印象派名畫倒是有磁鐵、文件夾、明信片,我想這一定是故意的。最後我選了三張不同版面的悠遊卡,分別是拉斐爾的〈加瓦聖母〉、高更的〈窗前的果盆和啤酒杯〉、卡拉瓦喬的〈被蜥蜴咬傷的男孩〉。(參看其他館方精選推薦的作品。)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瀨尾麻衣子的小說,圖書館裡可以借的都借過了,像是接棒家族幸福的餐桌晴空下與你一起狂奔圖書館的祕境;但最近又發現了這本這幾年出版的書(可能去年才被圖書館購入)-《黎明前的全部》,後來我才知道這本書已經改編成電影《長夜盡頭的微光》在今年上映(台灣在5/10),中文版預告片在此TVBS NEWS介紹在此艾倫影評在此

看過此書的感想是:我們有時會遇到周遭有情緒不穩定的人,但我們可能不知道其實她可能罹患了某種疾病或是曾經歷過如何不堪的處境過來的;這時突然遭遇到這種惡意情緒的我們,除了會覺得莫名其妙,可能還會跟他(她)惡言相向、對吵起來。直至知道對方罹患某種疾病或是其境遇後,我們對於這樣的人大多會採取避而遠之,盡量少惹事上身的態度。

然而本書中還是有一些比較有包容力的職場夥伴,而且男女主角彼此互相幫忙形成病友的關係,逐漸能轉念思考,逐漸看到了長夜盡頭的微光。所以結論是,周遭他人的情緒波動就像逐漸湧起浪頭方興未艾,但我們要能放大自己的格局與心胸,就像大海一樣,不僅心情不被影響,還能包容體諒,看盡潮起潮落。

Tags: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