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半月灣)

今年春節假期實在太長了,年初五我人還在台南,往年這時候可能已經從台北又回到台南了。於是這日下午跟爸媽出門散步,當然要選路線平易,而且一路上也有許多人在散步的(有人可看,走起來就不會覺得孤單無聊,也就會走得比較遠)。黃金海岸最近常常走,大年初二也跟爸媽與外甥去走了(還玩了卡丁車),浮濫到連遊記都不想寫了,放相簿了事-230123 初二黃金海岸卡丁車,於是便把散步地點的主意改在更往南的茄萣幸福海岸線。本來想茄萣海岸好像也常常來走呢,結果一查遊記,上次跟爸媽來走茄萣海岸也已經是去年四月的事情了,實在不能說「常常」。

因為想到上次走茄萣海岸是從北邊的濱海四段底的海岸公園端開始走,只走到正順北路口的茄萣濱海公園,大約3公里長。本次就想說從茄萣濱海公園處開始接續往南走,看看能不能走到興達港觀光漁市附近吃蚵仔煎。不管是茄萣海岸公園(二仁溪出海口)還是茄萣濱海公園(可往茄萣濕地),或是茄萣幸福海岸線,光看這些名字,一般人應該是傻傻分不清楚吧,只能說茄萣海岸線真的很長,從中間的茄萣濱海公園到南端的興達港海堤大概又約3公里,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散步標的。選茄萣濱海公園當起點的原因是好停車,也有洗手間。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漯底山障礙牆後方的防空洞)

就像除夕老婆會說要去神農街逛花燈,大年初一她也一定會問要去哪裡走春。早些年我們會去走鎮南宮後山步道名符其實的拜廟走春。但這兩年不知為何大家對此沒了興致,總之今年我查到了官田的葫蘆埤與柳營的德元埤,這雙埤年節期間有活動,簡單輕鬆走個環湖步道,便可交代過去。翻看葫蘆埤遊記,這可是13年前的年初一走春景點啊,當年也是雙埤連著玩。

不過今日由永成路往南要左轉上86號快速道路時,由於入口閘道只有一個,而永成路卻有雙線,左線排隊的車流已經綿延約一公里,我開在順暢的右線沒料到塞車排隊上閘道的情況這麼嚴重,因為從沒有發生右線上不了閘道的情況(並非我不守規矩,而是此處沒規定只能左線才能左轉上閘道),而左線車道的車子一輛一輛後車緊貼著前車的屁股,就是一副打死不讓右車插進來的態勢。大年初一,台南春光正好,有必要在這裡跟別人鬧出火氣嗎?

老婆看到我車僵持在無法前進的態勢,也說「那就回家不要出門也無妨」。得到懿旨後,我心中已有打算,立馬往右切下側邊小路,繞過前頭的涵洞,回到永成路,轉萬年路,鑽過86號高架左轉來到與86號平行且更西方的平面側邊道路上,想說這樣直行總上得了閘道了吧。怎知來到路口,從永成路那邊的和我們這處直行的車流最終還是要匯合在一起同擠要過那一線閘道。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八十歲照鏡子會是什麼樣子?)

除夕夜吃完年夜飯,照往例,老婆都會說去哪裡小逛一下,普濟殿花燈她覺得人太多、太熱鬧,所以就選了神農街花燈。而往年北極殿都會邀請永華與日新國小學童彩繪花燈並懸掛在鹽埕路上形成燈海,但今年卻沒有,於是我們一行直接來到金華路上的藥王廟。

神農街花燈屬於小而美的花燈展,有古老的住商兩用街屋(昔日繁華的北勢港)、大型的泉州花燈、沿街兩旁的特色小店家,以及連小孩也猜得中的燈謎,加上逛街賞燈人潮不會太擁擠,說是年節期間台南最有氣質的一條街也不為過。像是今年我們從街頭(藥王廟)走到街尾(海安路口)就很享受就著一路上掛在老房子門前的各條燈謎。老婆遇到不會的燈謎,但又很想知道答案的,就直接對著手機說謎題問答案,被小兒戲稱「開外掛」。

今年藥王廟門前坐了許多人,不知道是不是等著子時一到「插頭香」?今年很多寺廟都恢復「搶頭香」了,但就不知道藥王廟有沒有提供這項「服務」?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祀典武廟廟門內之《大丈夫》(楊廷理))

年前又到永福路上辦事,但很快就辦完了(就是換新鈔啦),所以再來逛古蹟。我以為去年也有逛,但事實上是前年(年前的赤崁文化園區散步(210203)),去年偷懶了。忘了前年有沒有進到祀典武廟,反正今年就從祀典武廟逛起。首先是府城四大名匾之一的「大丈夫」,我現在才知道這也是楊廷理所提。清乾隆五十九年,當時楊廷理是臺澎兵備道兼提督學政。「大丈夫」一詞出自《孟子》滕文公篇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也。」關於祀典武廟的文物典藏可以參考:祀典武廟文物導覽

之前只注意看匾,現在注意到廟門兩側有蔣元樞楊廷理的重修關帝廟碑記。如果你不太瞭解這兩位是誰,自然就無感。朱術桂的古今一人,原來是仿的,難怪之前就覺得看起來如此新穎。至於萬世人極則是咸豐皇帝親筆御匾。正殿楹聯還是楊廷理:

數定三分扶炎漢討吳伐魏辛苦備嘗未了半生事業-關聖降乩句
志存一統佐興朝伏魔蕩寇威靈丕振始完當日精忠-柳州楊廷理敬書

到底楊廷理是誰啊?怎麼一直出現在台南古蹟裏頭的匾聯題字?不知情的人可能會猜他在台南當官,但好像台北的山友跟他比較熟喔-楊廷理古道

祀典武廟後頭還有頗多地方可以逛,像是府城四大月老廟(大觀音亭、大天后宮、祀典武廟、重慶寺,據傳四位月老各有職掌),據說祀典武廟月老的枴杖專打孽緣…。月老廟旁是太歲殿。過小門之後是台灣第一所幼兒園之六和堂。堂前空地牆旁有寧靖王親植白梅,還有一口古井。走回另一側小門,是西社所在的文昌祠。抬頭看翹脊下的紅牆上有剪刀壁鎖。如果要聽專業解說,請參考府城歷史散步Part II – 赤崁線(161112)參加免費的導覽。

繼續閱讀 »

Tags: , ,

This post is under 花圃

(蝴蝶蘭花芽)

去年底的十二月不怎麼冷,蝴蝶蘭花芽都未開,於是將大部分放在後院(冬天比較沒陽光)的蘭花改掛在前院(朝南)的竹竿與桂花樹下。到了今年一月幾波寒流之後,改掛在前院的黃花蝴蝶蘭抽出花芽了(以往未這麼早抽),而後院的一蝴蝶蘭也有抽花芽。目前為止,前後院抽出花芽的株數平分「冬」色,好像跟有沒有照到很多陽光無關。翻看前一年記錄,冬天也是不冷,年底也只有兩株抽出花梗而已。也許以後暖冬會是常態。根據新聞報導,今年格陵蘭的冬天是千年來最熱的。

有一兩株蝴蝶蘭不知道是不是屬於去年中扶正計畫中的一環,還沒有長出健全的根系而枯萎了。另外有幾株嘉德麗雅蘭與巧克力新生的假球莖太瘦弱,這也是我在去年12月中之後,把大部分蘭花搬到日照比較充足的前院的原因,至少讓澆水後的蘭花根系可以比較快乾,比較不會腐爛。一個月後看來有收到成效。有一半的植株都長出比較粗壯與繁多的新根了,像是上圖的黃花蝴蝶蘭。至於比較衰弱的幾株,也只能期待在日照比較充足之後,慢慢改善體質。

的確日照比較充足之後,蘭花的葉片軟腐的狀況有相對改善了。反而要擔心南部中午的陽光會不會太強烈與高溫了。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