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最近幾年以每三、四天一本的速度,閱讀日本大眾小說。由於消耗速度太快,因此去圖書館借書當然會優先從已經讀過覺得還不錯的作者繼續把他的書通通借回來,這樣也省掉選書的麻煩,譬如東野圭吾其他知名作者(如湊佳苗),至於村上春樹當然更不講的;不過有時候也會根據譯者來挑書,譬如王蘊潔所翻譯的應該都屬佳作以上,大概是這樣的概念。所以雖然之前沒看過這本《佳代的廚房》的作者原宏一的書,但因為在瀏覽書架時看到是王蘊潔翻譯的,便把這本《佳代的廚房》借回來看了。

看過之後,覺得本書很好看,但又無法具體說明那裏值得推薦。但如果是覺得好看的小說都會有個特點,就是上面提到的,會想要把這個作者的其他作品都拿來讀一讀。

故事的內容就略過不表了,可以參考中文版出版社-天下雜誌的介紹。總之這是一本藉由料理與旅行串聯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帶有一些些推理,自我療癒與療癒他人,又不是全然賺人熱淚的小說。故事的結局,為了尋找雙親而開設行動餐車的佳代,終於覺得好像能更貼近為了尋找理想國而把他們姊弟拋棄的雙親的想法了。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靠近雷達土雞城端的咕咾石步道)

老媽跌倒受傷已超過兩個月,五月初我就開始邀她出門走走,進行簡單的復健行程,首先想到的是以大啖大崗山草殼粿為名的散步。當本日車行至濱海公路還沒轉上86號快速道路前,老爸突然提議,不妨邀舅舅舅媽同行,因為先前舅媽提到若說到她吃過的草殼粿還是以奮起湖的最好吃,所以這回我們打算讓她評鑑一下大崗山上的草殼粿。不過我覺得舅媽說奮起湖草殼粿好吃的原因在於那是她兒子宅配回家的,有很大的原因來自心理因素。

由於擔心婦人們不良於行,老爸就要我直接將車開到賣草殼粿的地方。老媽和舅媽吃起草殼粿聊天,要把草殼粿帶回家吃的舅舅說要走走,於是我們便往雷達土雞城走去。折回來時,舅舅說這附近有一條下山路,我跟他說應該就是天靈洞下華山聖堂了吧。但舅舅說不是,我要他不要鐵齒,但舅舅隨即就在土雞園對面找到那條沒有路標,但顯然是步道等級的山徑,馬上打臉我這個外甥。

我打開App,果然離線地圖上有這條下到靜修寺的山徑(標示咕咾石步道),接下來可續車道到華山聖堂,再爬上大崗山稜線。我很訝異為何舅舅知道這條山徑,他回說大崗山的步道他早就走透透了,沒有一條路他沒走過的,包括要將身體擠進去的瘦身洞。那為何也是把大崗山走到膩的我們一家卻一直忽略這條山徑呢?大概是每次走到這裡,我們只想趕快避開難聞的雞屎味,迅速脫離吧。而另一個原因是此處離一向停車的地方-三角公園最遠,自然不會想到還要從這裡下山。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本《隨風飄舞的塑膠布》是森繪都獲得2006直木賞(日本大眾小說最高榮譽)的作品。在看此書前,我已經讀過森繪都多本小說,像是穿越光之小徑永遠の出口意外的幸運籤。《隨風飄舞的塑膠布》雖然是短篇小說合輯,但讀過之後,果然覺得真的是當之無愧的直木賞作品。正如本書前面收錄的褚士瑩所寫的推薦序末尾所說的,「因為對我們之中的有些人來說,天真的確就是最大的幸福。」這本書收錄的故事大多是我們這些過度世故化的大人所鄙棄的「天真」;這是六篇關於「曾經天真」、「繼續堅持天真」、「好想天真一下」的故事。

為什麼變成大人後要摒棄年少時十分珍惜的赤子之心呢?簡單來說就是「天真」不能當飯吃,且絕大多數的「天真」會妨礙生存,又毫無意義(因此天真是小孩的專利)。但是變成「世故」的大人,偶而還是會遇到還在「天真」的其他大人(不夠成熟的成年人?不想長大的大人?但又不完全像媽寶之類…),如果有幸他(她)沒有成為你的負擔,或許在搖頭之餘,會不會你也會轉而去欣賞他(她)的這一份天真?

繼續閱讀 »

隨想

(成杏校區的阿勃勒)

常常經過小東路長榮路口,成杏校區內的阿勃勒越開越盛大,而路口幾棵鳳凰木所開的鳳凰花也越來越艷紅。仰頭上望,在紅成一片的繁花之間還是有許多青綠的羽狀複葉,藍空下清麗可人。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本又是湊佳苗的「非黑暗系小說」,而且跟山女日記一樣屬於是「有關連的短篇小說」合集,但「結構更嚴謹」,可以當作長篇小說來看待(或許本來就是)。日本似乎有一陣子流行這種「有關連的短篇小說」合集,也就是每篇短篇中的出場人物,彼此有關連,但在每個短篇中都各自以第一人稱的主角形式來描述情節。舉例來說像是我前陣子看過的瀨尾麻衣子的《晴空下與你一起狂奔》。

之所以說《故事的結局》「結構更嚴謹」的原因在於,開頭以一篇沒有結局的小說為引子,以此小說做為接力棒傳給下一個篇章的主角,這接力棒-「沒有結局的小說」並非全然無意義,而是能引起看過這篇「沒有結局的小說」的人對於「某個特定主題」的自己專屬想法。然後在接力棒傳到最後一棒時,棒子很巧地回到了該篇「沒有結局的小說」中的相關人物。最後一篇,首尾相扣,由該篇「沒有結局的小說」的主角向第一棒讀者(她的孫女)說出了結局。然而綜觀全書,小說原本的「結局」或許不是最重要的,以每個短篇中的主角來說,他們都只看到了這個「沒有結局的小說」的部分內容,而自行依照自己的性情去補充故事的結局,然後就…開悟了,所以才能把棒子傳出去。

所以我認為「結構更嚴謹」的原因在於,「一棒接一棒的相續」與「首尾相扣」。

繼續閱讀 »

Tag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