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烏山嶺水利古道東口位於工作站旁)
熬不過某人要求,端午連假還是出門度假了。因不想去太遠的地方,於是就想到了小兒們五年級的宿營地點-曾文水庫風景區的趣淘漫旅。飯店後方有精彩冒險的玩樂設施還有泳池,可以讓小孩度假不無聊(宿營期間只有玩了一兩項設施,也沒去泡泳池的樣子);老婆坐車住飯店享受精緻美食也可滿意;至於我正好可藉機獨走山海圳國家綠道越過烏山嶺的一段-烏山嶺水利古道(其東端出口位於曾文水庫的東口工作站)。

於是一家人各尋樂子。樂子本身無雲泥高下之分,唯各適其志而已。不過登高望遠的人當然還是想自許為翱翔萬里的鴻鵠,玩娛樂設施的人怎能體會特意揮汗如雨走到腿痠只能看盡千山萬水的用心呢?這有名堂喚做「燕雀焉知鴻鵠之志」。

於是下午兩點多來到趣淘漫旅,雖然還不到三點,但飯店大廳已經排了許多人在等check-in,大多數都是跟我們一樣有大人小孩一起出遊來玩設施,小孩的年紀從幼童到青少年都有,而青少年居多,因為許多玩樂設施都有身高體重的限制。就算還沒check-in,只要給工作人員蓋個章就可以進到後院去玩他們的遊樂設施。

順帶一提的是趣淘漫旅前身是山芙蓉大飯店,性質就好像台南的水庫風景區都會有的度假飯店,譬如湖境度假會館之於烏山頭,江南渡假村之於尖山埤…,但如果沒有經營出自己的特色大多會漸漸乏人問津。外地人來到台南,大多只想去原台南市區逛古蹟吃美食,會去住在水庫邊飯店的幾希。不過山芙蓉大飯店改由凱薩集團接手經營後,在後院弄出了許多像遊樂園的冒險遊樂設施,倒是吸引了家庭親子型旅客來此度假休閒。

不過我一向對人工遊樂設施興趣缺缺,想把握下午時間走古道(抓四個小時來回);而二寶體重不夠,之前宿營就已經玩過的攀岩不想再玩,便說要跟我去爬山。


(古道中途登高望遠看園區)

日治時期八田與一在興建嘉南大圳時,為防烏山頭水庫缺水,開鑿一條約 3.2 公里的引水道,兩端分別為東口與西口。早期可由西口越過烏山嶺抵曾文水庫,在登山界稱作「東西口健行」,後來因天災等因素使地形地貌改變,路線逐漸沒落,目前持續以手作步道方式修繕。此路線自市道 175 上切,走產業道路坡度陡,經過龍眼園,最後進入山徑,沿途經過第 50 號曾文水庫水準點、電塔與羊蹄甲林,林下景色十分優美,接著至一處大崩壁,最後於東口工作站外出山徑  -《山海圳-大圳之路》烏山嶺水利古道路線說明

我們去年來曾文水庫曾經有到東口營地附近走走,但那時還沒聽說有這條「烏山嶺水利古道」。經查新聞,這條步道是去年底完成驗收。不過就算是現在東口營地入口也看不到往這條步道的指標,但你若是以為這條古道沒有登山客在行走,那就大錯特錯了。今天我遇到很多組人都是從西口走過來的,還有親子家庭來探路的,也有要西口過來而今晚要住在曾文活動中心的;但是像我們父子住在趣淘漫旅從東口進入的卻是唯一一組,也就是大家都想省掉曾文水庫入園門票來走古道。現在這條古道還不算大熱門,而且從西口進東口出,也還得再踢一大段馬路才能出水庫區收費站,曾文水庫管理方應該還沒想到要在這裡收費吧。但是像遊客都知道可從鎮南宮後山步道進入烏山頭水庫一樣,管制應該也是早晚的事。

八田與一擔心烏山頭水庫的水源-官田溪流量可能不穩定,因此當時就有越域引水的概念,規劃要從烏山嶺的東側大埔溪(曾文溪上游)引水。「烏山嶺水利古道」就是八田與一在這條貫穿烏山嶺長3.2公里引水隧道施工前所走的踏查路線。而越域引水反倒成為烏山頭水庫主要水流量來源,就像旗山溪之於南化水庫(參看近日新聞:上游逕流+越域引水 南化水庫蓄水率增加2成)。

(懷舊電線桿位於三角吊橋區附近)

我們將車開到東口工作站附近停,遇到一對夫婦剛從步道走下來,說是聽到廣播說要放水,便要繼續往大壩去看洩洪。聽說我父子倆快要三點才要去走古道,又看二寶年紀小,便擔憂問道:水帶了沒?頭燈帶了沒?又說一路指標清楚,不虞迷途,而且夏季白日長。我雖然抓單程4.2公里來回時程約需4小時,應該可以在天黑前回來,但其實這是由西口走向東口來估算的。根據官方說法:東口 → 西口 – 步行 5 小時(但沒說這是單程還是來回),這是因為長達2.5公里的陡上山徑都在東口上到越嶺點這一邊;如果從西口過來,這2.5公里就變成陡下了(參看落差圖)。

入口處的大木樁、路線圖、往西口標示著「山海圳」專屬的logo,因為是剛驗收的步道,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十分新穎。走入林中圓木步道,一開始是緩上坡,不久來到光禿禿的泥岩石壁,接著陸續經過四座三角吊橋。好像在第二座吊橋前可以看見山坡上還獨留一根有礙子的古早味電線桿,見證這條越嶺古道曾經擔負引水工程重任的過往。

手作步道以木頭堆砌的工法有別於純粹泥土山徑或是林務局其他的木板步道,惟耐久性是否更佳還有待時間考驗。每隔一百公尺便立一根里程柱,但對於持續上坡的我們來說,這一百公尺並不易與。早已走得汗流浹背了。約走了一公里(3.35K?),感覺來到一處像是鞍部的地方,的確接下來的路有一百公尺左右在乾溪溝邊的和緩路段,穿梭在樹林之中,這時候木頭反而排在山徑兩邊以作區隔。

步道3K,走在岩壁旁的山腰小徑,之後有一小段瘦稜,至此山林氛圍略有新竹北得拉曼步道的味道,只是沿途沒看到野蘭花,也少了雲霧繚繞。但是因為已上升至一定高度,偶有開闊處可以展望曾文水庫集水區。認真找了一下趣淘漫旅所在。至於園區後方群山其中是否有三角南山?因為爬山太累了,時程又趕,懶得拿WaytogoAR來辨識山頭了。

(烏山嶺越嶺點約1.85K處)

2.8K之後,有一段土坡的連續陡上,中途邊坡有一棵斜向外頭的大樹,同樣無暇查樹名,但這附近展望著實不錯,以拍照之名,趁機歇歇腿,喝口水。繼續走,看到上方山頭的輸電線路與電塔了,以為那就是越嶺的最高點。

2.6K之後,坡度更陡,改成小圓樁插在土坡上,這是要我們練梅花樁嗎?2.5K左右來到高壓電塔219,但顯然這還不是最高點,從電塔旁還有步道繼續往上。2.4K來到岔路,先取右。不一會,有木椅可坐,也有風景可看。走得非常累了,但才走不到2公里,就已經耗掉一個小時,而且起風了,頗有山雨欲來的趨勢。如果下雨,天色可能暗得更快。不過越嶺後,西邊山河大地一片晴朗,嘉南平原金光閃耀,可說是東邊下雨西邊晴。但這是後話了。

步道1.85K,來到越嶺高點。此處有木馬座椅,橫向有一條稜線過來,但是到了來到左邊後坡度突然極陡而下形成斷崖,還是應該稱為「稜肩」?此處有一顆曾文水庫水準點第50號,稱之為「南竹高崙山南峰」,或是「庫頂山」,海拔523公尺。有紙黏貼在樹上說此峰名列「南瀛百岳」,屬大凍山系。去年旅聯網聚會時,基隆人蕭郎還問我知不知道台南百岳(大概以為我身為台南人當知所有台南山裡事)?我回答是有聽過啊。好吧,我承認沒有認真看待過所謂「南瀛百岳」(啊,好像還有專書出版)。也許等到聽聞李子園山、大小獅嶺連稜山徑有被好好整理過的話,我應該就會認真看待了。

休息夠了,我一度考慮要不要再往西側走到西端入口。西側下坡看來是寬大的土路,也有可能昔日的產業道路曾經開到越嶺點來。到西端入口市道175咖啡公路23K的「焙灶」,約還有1.8公里。時間是下午四點,如果下降高度300公尺到西口端再重新返回到東口(爬升300公尺+下降400公尺),路程約六公里,極有可能超過下午六點。而且只是為了完成足跡而趕路,而且水也喝完了,身體若因此疲憊不堪,這樣值得嗎?

(展望西口小瑞士)

後來還是決定走這一趟,也因為走這一趟,才能在下坡途中親眼目睹遠方金光閃耀下的西口小瑞士,一座連通曾文水庫與烏山頭水庫兩大水利工程的引水道在眼前現蹤。能夠親眼目睹這種由人為創造的「有意義的巧合」,一路上的奔波與身體勞累都值得了。讚嘆眼前美景,也感懷古今工程師所見略同,要打破隔閡互通有無的手段就是-連通

在往西口下坡途中,陸續遇到由西口過來的探路家庭組、也有追上正要返回西口的山友。在0.8K處可見龍眼烘焙寮(果然如地名「焙灶」)。略為關注沿途風景與岔路之下,急行軍半小時下到烏山嶺水利古道西側入口,此處有市道175(東山咖啡公路)23K指標可供辨識。

從西側入口再度走上古道,在途中又遇見在東口碰到的夫婦,他們稱讚我們速度很快,尤其驚訝二寶的腳力。其實二寶有爬過谷關七雄之一(雖然是老么),體能有一定水準;我則是靠自己開發的登山App掌握路程時間,也不是全憑體力蠻幹。他們進一步問我App的名稱,我就笑而不答了。

在越嶺點休息時,從高雄過來的登山一行中年人組合也上來的,彼此閒聊了一會。據說他們每週只要有空就約好走山海圳綠道,從起點鹽水溪出海口已然走到烏山嶺這裡了,今晚要住宿曾文青年活動中心,又問我們今晚住哪裡?我則是分享從去年開始的親子鐵馬遊山海圳綠道,笑問他們接下來不就是要走向達娜伊谷了嗎?

聊到這裡的曾文水庫水準點,他們又問這附近是否還有基石?我回說地圖上還有一顆「曾文溪水源保護區界」,循稜上去應該不遠。因為這樣又聊到離線地圖的使用;他們好像沒在使用登山App,不過登山經驗看來很老道。

我和二寶先走一步下山了,下山途中不時聽到野生動物的吼叫,可能是山羌或猴子,二寶很有興趣想知道。離東口還有幾百公尺,終究還是下起雨了,我們走在林中無大礙,但我體力已全然耗盡(二寶倒還頗有餘裕),雖是下坡,但還是停停走走,不斷休息。看下圖這種陡下小圓樁山徑,想快也快不了。

傍晚六點十來分回到東口工作站,夏日天色還亮著呢,待在飯店房間的母子二人已經不斷傳訊息來催等我們要吃晚餐了。

(往東口下坡的小圓樁踏點)

本文日期:2022.6.3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落差與里程圖)


烏山嶺水利古道路線圖 | Google map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