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第二部來自大海的信@anobii

又是在圖書館不小心拿起來翻閱,看了之後覺得還不錯的書。在圖書館拿的是第二部《來自大海的信》,於是又去預約第一部與第三部。為什麼會對這本書有興趣呢?我想可以歸因於最近剛剛有些微領悟的共時性。所謂「共時性」在榮格心理學裏頭說的是「有意義的巧合」,為什麼這本關於講述「活版印刷」的書會在此時此刻出現在圖書館的書架上被我撿起來看,這其中或許有「有意義的巧合」可以牽強附會一番。

首先我老爹以前就是從事活版名片印刷,早年我曾經看過好幾面鉛字牆,也見識到老爹用部首查鉛字,撿鉛字,排鉛字,用油墨塗在圓盤印刷機刷活字版,所以對活版印刷並不陌生。其次我因緣際會知道現在這個年代還有鑄字行存在。所以我會在圖書館撿起書名中有「活版印刷」的書來翻看,雖然是個巧合,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因果關係,至於有沒有意義,現在還不知道。但是看完書之後,可以確認的一件事,這書中的四個故事看似互相獨立,其實是以「有意義的巧合」串聯起來的。

月野弓子繼承爺爺留下的活版印刷廠,重新運作印刷機,讓看似落伍的活版印刷與一粒粒鉛字,凜然顯影在紙張上,成為支持人們繼續前行的力量。

這次的四位委託人,各自懷揣著生命的難題,來到三日月堂。
  德國詩人策蘭認為,詩就是裝在瓶子裡投向大海的信,
  總有一天會被沖刷到某個岸邊,甚至某顆心的岸上。
  每一次鉛字、油墨與紙張的親密接觸,都像往大海投出瓶中信,
  懸浮無依的心情、不願憶起的往事,何時才會漂浮靠岸?
  「哪裡都無所謂,只要是遙遠而閃亮的地方,就能踏上旅程。」

以上摘自本書的簡介。這四個故事都是起源於下一個故事中某個人在上一個故事中偶然拿到當時所製作的活版印刷的成品,感受到活版印刷的「溫度」,而興起也想要活版印刷製作屬於對自己有特別意義的物品。這四個故事的串連本身就是「有意義的巧合」,而選用活版印刷心路歷程、製作過程與最終成品的展現,最重要的與自己當時的心情感受產生「共鳴」,無疑的也完全符合「共時性原理」。

所以本書每個故事主人翁藉由有「情感溫度」的活版印刷完成作品後,是想要表達何種意義呢?或許是「有意義的走過這一遭」;而當然「有意義」是由這個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的那個人所定義。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