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位於中華南路二段233巷路尾附近的北極殿南營標記)

這日與小兒又騎自行車往港尾溝溪滯洪池嬉遊,再度經過「瀨口鹽田」牌,一時起心動念想要尋找報導中所說的北極殿南營標記。關於五營信仰,簡單來說就是五營與聚落大廟組成中央與四方的防衛系統,讓被外四營圈在內的居民相信這是聚落大廟神恩所庇佑的領域。對台南市南區鹽埕溪(今利南街)以南來講就屬北極殿境

先確認「瀨口鹽田」牌附近沒有南營標記,於是折往西騎,遇到與此垂直之農路,即中華南路二段233巷,此路應該就是昔日瀨口庄通往北邊鹽埕大路(今台17甲)的「古道」路線。遇到岔路不怕,人多好辦事。我先跟兩小兒說要找路邊是否有小廟(外型像是北部的小土地公廟),再命二寶繼續往西騎,命大寶沿著中華南路二段233巷往南騎,我自己則沿著中華南路二段233巷往北騎,不論有沒有找到,五分鐘後回到此路口會合。眾將得令分頭行事。

我自己這一路騎到快遇到興隆路,沿途略有民家、小工廠以及開心果園,但沒看到南營小祠。退回後在路口遇到二寶,二寶回報說騎一會兒又有岔路便折回了,沒看到小廟。反倒是大寶去了好久還沒回來,便喚二寶往大寶騎去的方向尋去,我自己回到「瀨口鹽田」牌再看看。過一會兒,兩小兒都回來了,大寶說往裏頭還可以騎很久,不過也沒看到小廟。

大寶所騎的那一段,我記得曾經騎過一次,到底之後,會遇到通往一處農家的小路,然後就無路了。我帶著兩小兒還是依照大寶騎的那一段往南騎,因為我們往二仁溪堤岸還是會往南方向,不如我自己親身走一趟再找找看。這一條小路右邊是菜田,左側是雜木林。不久後竟然讓我在路邊左側看到所謂的北極殿南營標記,雖然沒有一般常見五營小祠遮風避雨,不過的確有此地五營小祠特有的細長竹筒,上書「奉鹽埕北極殿蕭公聖者…」。水泥基座看起來建好沒有多久,有可能是從附近遷過來的(比照網路資料照(出處),兩者背景略不相同)。至於「蕭公聖者」指的應是南營將軍輔天真君蕭其明,參考五營神將

正當我在拍照紀錄航點時,背後竟傳來悠悠老婦人聲:「小朋友你們在做什麼?」我轉頭看只見網罩菜田卻不見人影,於是應了兩句便離開了。據二寶說是有看到人在菜田裡啦。此次尋到的北極殿南營標記可看這份地圖,此處約當是建南里與喜東里地界,鹽埕北極殿在此立南營標記應有其意義-大廟領域劃定的象徵意義


(二層行萬年縣治碑)

上二仁溪堤岸自行車道往二層行溪舊公路橋方向騎,這時候的堤岸的成排結果苦楝與從天邊大崗山迤邐而下的二仁溪形成美麗風景。兩周前從大甲排水線欲往滯洪池途經過二行社區時在路口買了一包七塊的雞蛋糕,感覺不錯吃,今番又想再去買,因而下堤岸轉往清王宮方向,不料尋到攤位後卻被告知賣完了,於是與小兒退回清王宮廟埕前籃球場。小兒去上廁所,我來尋當年台南縣政府所立的「古萬年縣治紀念碑」。

雖然左營創造了萬年季的活動,不過當年的台南縣一直主張明鄭時期的萬年縣治在二層行,並將學術單位所考證的資料書寫立碑為證。我之前一直沒找到這塊碑,這次趁小兒方便之餘又來尋,原來就在二行社區發展協會前面而已。如此二層行地區可說是多個朝代歷史事件交錯之地(像是1895巴克禮牧師與日軍會談之歷史場域),有完整歷史脈絡可以述說數百年的故事,當地政府現在偏重舊雙橋的活化也算聊備一格了。

我和小兒鑽過縱貫道下涵洞來到港尾溝溪滯洪池,隨即展開今日的鐵人兩項競賽,環湖鐵馬與長跑各一圈,這一圈約1500公尺。兩小兒先騎一圈鐵馬後回到滯洪池興建沿革牌後改成跑步。本來大寶說要鐵馬與跑步分開來比,但被我否決了。

鐵馬這一圈,二寶騎了4分鐘,大寶約落後他七秒。最後跑步衝向終點線,兩人距離已經拉近,二寶以11分11秒完成比賽,而大寶只差二寶三秒。但是若單論環湖跑步這一部分,上回二寶的成績是6分30秒左右,這回在騎完鐵馬之後馬上跟著跑步果然有影響。可見鐵人競賽(雖然我們這只是小孩好玩)比的是體力與耐力。

至於滯洪池本身可以泛舟,如果加上划船或游泳,真的就可以算是迷你版的鐵人三項場地了。我也只是異想天開而已,實際上應該不可能會這樣規劃吧。

回程騎在二仁溪堤岸上特地尋找之前曾有印象看過的某宮廟南營,本來以為會不會被最近的工程給剷除,不過還是在「二甲二行濕地」地標附近看到了,是慈濟宮南營。雖然下了堤岸北方可以看見一座廟,不過那是萬龍宮。慈濟宮還在西北方一點,是仁德大甲地區歷史最悠久的廟宇。此行路過一併紀錄其南營所在。

(港尾溝溪滯洪池的鐵人競賽)

本文日期:2022.1.23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落差與里程圖)


(瀨口庄舊址尋北極殿南營標記)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