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加利利方舟教堂與石車)

南瀛百岳裡頭,對吾等人文登山客有一個重中之重的任務,非得找時間去探索一番不可,那就是竹頭崎油礦登糖子恩山。現在登糖子恩山大多從南橫公路的鈺鼎步道由南往北登,但早年卻是由竹頭崎油礦上登的,因為山上曾經有油井、果園,也有許多產業道路可直達稜線。竹頭崎油礦早已經停止開採,產業道路也多毀壞失修不通;但在南瀛百岳誌以及南瀛鐵道誌都曾經對竹頭崎油礦多所描述,而且還可以看到老照片中的油礦辦公室與採礦聚落(注意,不是油井),而探索昔日油礦事業遺跡是否還存在,便是比登上糖子恩山更重要的任務。

問題一,油礦辦公室遺跡是否還存在?是否還能找得到?

如果這些辦公室是木造建築,很快(在千年精靈芙莉蓮的時間觀,數十年很快就過去了)就會腐蝕崩壞。所以最後一次有人看到油礦辦公室的日期就很值得參考。根據事先收集的竹頭崎油礦的參考資料

  1. 南瀛百岳誌 探勘糖子恩山南峰的日期是2004/2/1,有探勘者與堪稱完好的辦公室廢墟合照。
  2. 油礦山今昔!很難想像昔日這裏曾有20幾口探勘油井?陳老師登山小隊(探勘時間是2010/12/31)描述:「『油礦山』的山腳下,我們找到幾處當時日本人撤退時留下的舊居跟宿舍,望眼所觸盡是斑剝的歲月痕跡,沒有人跡更是淒涼至極!

(南178終點-2.9K之後的岔路,左方有標示往竹頭崎油礦3公里)

問題二,油礦辦公室與採礦聚落在何處?

  1. 南瀛百岳誌對油礦辦公室遺址的描述是在糖子恩山南峰的登山口介紹:「由台三線379K處左轉,即過三埔橋過加利利宣教中心直行(至竹頭崎廢油礦場前約5.7K),車輛行至土地公廟(電桿礦場高分95號)叉路口,左直行至竹頭崎廢油礦場區辦公室,右上坡水泥路往糖子恩山南峰,可再由南峰縱走,沿稜線抵達糖子恩山主峰。
  2. 民國三十五年(1946)十一月七日,民報報導「竹頭崎油礦現況」提到:「…該處地勢海拔八百八十公尺,為一小山頭…」。其中880公尺,應該是台尺(日尺)的誤植(因為右側的高山-糖子恩山也才642公尺),可能是當時的地形圖還是沿用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如果是台尺,那這篇報導說提到的山頭約是267公尺。
  3. 在經建三版地形圖中,今編屬南178的終點2.9K附近有竹頭崎油礦場標示,且附近有代表聚落的黑點點圖示。但是在日治時期地形圖這一帶都沒有礦場圖示。
  4. 衛星地圖中,可見在經建三版地形圖中的海拔289公尺的山頭有像是房子白色塊狀。

綜合以上判斷,第4點海拔289公尺的山頭像是房子的物體的確符合第1點所說,「過土地公廟叉路口,左直行往至竹頭崎廢油礦場區辦公室」的描述應該做為此行的主要尋找標的。但是在這篇「竹頭崎油礦遺址」中老照片有大區域平坦腹地的碳煙廠卻又不像是在山丘上,而是在第3點提到的「南178的終點2.9K附近有竹頭崎油礦場標示」那一帶比較有可能;經Google街景掃過之後,那裡的確有處平坦空地,但並無日式宿舍殘存,目前是現代的墾殖用途。

(南178終點2.9K處礦場辦公室周邊)

以上都是事前做的功課。探訪的第一站便是這篇報導「路邊壁畫 訴說竹頭崎產油史」位於台三線轉入三埔社區的路口壁畫;然而我已經事先從Google 街景預覽得知,目前看不出原本的彩繪壁畫,都落漆了。於是直接轉入南178鄉道來到加利利宣教中心,路旁立有指標木牌「⇧竹頭崎油礦1公里」。想必這個1公里是從台三線路口起算。至於加利利宣教中心不是本文介紹重點,就請看參考連結。不過我還是注意到外牆上焚而不燬的圖示。

由加利利宣教中心再往前開一會,就來到加利利漂流木方舟教堂,路口有林務局的標示。入口處有兩個壓甘蔗的石車(據說這就是糖子恩山之名的由來),後方有大片綠草地,上頭有牧羊人與迷途的羔羊。漂流木方舟教堂也不是本文介紹重點,請參考官網介紹加利利漂流木方舟教堂・用700噸漂流木打造出的諾亞方舟

續前行,路越來越窄,在一處路口看見「⇧竹頭崎油礦2公里」指標木牌。續行,經過一間土地公廟,初時不以為意,拍了外表之後,繼續往前開,經過前述「Google街景掃過後的平坦空地」、左側往坑內岔路等,最終來到南178終點2.9K的多岔路口,其實這是一處雜林之中。來時路不算,其他岔路是:右側林中有小路,前方有較大水泥路,但旁邊樹上寫著「不要上去,路很難走」,至於左前方的岔路旁邊則有「⇧竹頭崎油礦3公里」。

我猶豫了一會,還是把車往左前岔路開上去了,因為我知道要到竹頭崎土地公廟還有一公里左右。但開了一會,馬上就後悔了,因為兩旁雜林樹枝太多,很容易刮傷車子,而路也沒有太平。但路太窄,就算想迴轉也無法回頭。繼續往前開,右轉,竟然看到路邊有人。在如此深山中,到底是誰比較驚嚇?於是下車跟他問路,得知是在地人-J大哥,便進一步與他攀談,聊起竹頭崎油礦的事情。我盡量發問,J大哥知無不言,也就聊了大約一小時。

(疑似日治時期神橋的擬寶珠)

原來在此農作的是J大哥,他說在此種果樹都會被猴子偷吃,於是後來改種肖楠。J大哥的外公當年曾在中油(此處礦場)工作,自己也曾在這裡讀過幼稚園,對於竹頭崎油礦場有相當了解。以下是談話的重點:

  1. ⇧竹頭崎油礦X公里」指標木牌是加利利的人立的。但是竹頭崎油礦辦公室的舊址就在南178終點那裏。至於在往山上走的這條路,J大哥認為這是農作在使用,跟採礦無關。
  2. 再往山上走的竹頭崎土地公廟並非中油建的,而是當年上山墾殖的農戶所蓋,祈求風調雨順。反而是我剛剛開車經過牛稠四號橋附近的那座土地公廟才是中油蓋的,裏頭供奉一塊土地公牌位,歷史久遠。
  3. 當初因為採油礦而形成的聚落大約在中油土地公廟到終點岔路口一帶,有辦公室、福利社、戲坪,還有幼稚園。J大哥就是幼稚園第一屆畢業生。那塊平整的大空地就是礦場公共設施遺址所在。因為油礦而興起的聚落,當年可說是玉井最繁榮的地區。雖然後來油礦枯竭了,但是J大哥說當時他們用的瓦斯還是免費的。
  4. 靠近J大哥農園前的雜林間有養蜂的是昔日車輛保養場,他們稱之為「車庫」;如果他要來這裡作食,出門前便會跟家裡人說要來「車庫」。但是所有礦場辦公室與附屬公共設施都在中油採礦事業結束後,請玉井那邊的資源回收業者來把礦場設施拆得一乾二淨,包括油管。所以一點遺跡也看不到,現在都長滿了雜樹林。於是我跟J大哥確認拆除了時間,J大哥說約莫是在他讀國中,還是國小的時候。從J大哥的年紀來推算,大約是在1970年代中期。我跟J大哥說,但是我看到書上說在2000年代還有山友跟辦公室廢墟拍照的?J大哥說不可能,中油的採礦設施都拆光了。(於是只剩下一個可能,就是書中老照片的辦公室跟莊大哥所說的辦公室是不一樣的)
  5. 我跟J大哥提到,岔路口那邊還有兩條路,一條是往林中小徑,一條是標示很難走的上山路。J大哥說:「是了,上山路是熱門登山路線,他的姪子常常帶朋友來爬山。至於他大哥大他十歲,對這一帶更熟,玉井公所還曾經請他幫忙導覽,探索人文。」
  6. 此處曾經有吊籃(纜車)可到山頂(即第一吊籃),之後有第二吊籃、第三吊籃沿著糖子恩山稜線往北邊延伸。J大哥曾經有坐過吊籃。在山下還有哨所(警衛室)負責控制吊籃往來。哨所的位置大概在岔路口辦公室遺址往右邊約兩百公尺。我猜測就是我看到的林中小徑;但J大哥說目前已經看不到什麼東西。
  7. 關於南瀛鐵道誌提到利用五分車路線來運油,我以此詢問J大哥,他卻回答沒聽說。J大哥說五分車是設在北邊的坑內,從礦場這裡的旱田是會把甘蔗利用牛車路運到坑內。以前他也有坐過五分車,目的是跟著去糖廠看看送過去的甘蔗會不會撿斤少兩。至於運油,據他的了解,都是用卡車。我說有在前頭看到有岔路,地圖上看起來可往坑內,但是路口有鐵柵門。J大哥說那是因為裡面有養放山雞。
  8. J大哥看出我聽不懂「車庫」在那裏,便帶我從他的果園走回岔路口,果然看到養蜂蜂巢。接下來經過一座小橋。大哥告訴我路兩邊以前哪裡是車庫;來到岔路口,又說辦公室是在哪幾個區域。我注意到樹林中有紅磚建築遺構,看起來像是防空洞。問J大哥那是什麼?大哥說可能是以前建築物沒完全拆掉的。
  9. 我注意到剛才經過的小橋圍欄是鐵鑄的,而末端柱子上有類似日本神橋會有的擬寶珠。J大哥只說這橋面後來有再重新鋪過加強,但似乎不太知道這座橋是否是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如果是附近的牛稠五號橋就是單純的水泥橋墩,顯然這座沒有興建年代的鐵圍欄橋跟牛稠五號橋不是同年代。所以我強烈懷疑這座鐵圍欄橋應該是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國民政府應該沒那個心思在橋柱上搞花樣。
  10. 是否可能把記憶中昔日礦場各種設施所在的位置畫下來成為一張地圖?J大哥說就算畫下來,但是設施都不在了,子孫也只會認為他在空口亂講。

(位於礦場辦公室區域像是防空洞的紅磚結構)

我和大哥回到他的果園,他把自己的車先開出來,騰出空間讓我把車迴轉,我跟他道謝告別,將車駛到下方一點的多岔路口停放。再往剛剛看到的紅磚遺構區域走去,近看之後,還是看不出所以然,圓筒狀的有點像窯體。搞不好這些都跟油礦場辦公室遺址沒關係,而是後來墾殖用途。在紅磚結構下方看見有一條粗大的鐵管。周邊還有許多酒瓶由斜坡傾斜而下,彷若瀑布,從瓶底查看標誌,就是「福氣啦」(本來還抱著一絲絲希望以為是日本人留下來)。附近還有礙子堆白色塑膠桶堆(當然我也會聯想這會不會是油桶)。看來這裡比較像是造林工人的生活遺跡。

走著走著,走到下方,被沖刷而變寬的溪床,溪床上方看到的有鐵桶與工寮,應該是後來在此耕作農戶。

再度退回停車處的多岔路口,接下來就是去探J大哥所說的吊籃哨所。走在密林中的明顯小徑,也沒什麼蜘蛛網,看到幾條水管,可能是這一帶從溪流接引水源,所以這條小徑才沒有太荒涼。之後從右側出來到溪邊,沿著溪流上行一會,看到溪床上有破損的綠鐵皮,我覺得在此找不到哨所遺蹟了(可能要在地人帶領才行),便往回走。看到下游不遠有斷橋殘存兩岸橋墩,在經建三版地形圖此處本來有一條路,也有這座橋。而圖例顯示這一區曾為「水田」。退回樹林中,改為左邊(靠山邊)探索,一會小徑都沒了,水管也隱沒不見。無功折返到停車的岔路口。

接下來我打算探那條「路很難走不要上去」的產業道路。我先前問過J大哥,第一吊籃的纜線路徑是否與此產業道路一致?如果是的話,有可能在產道途中會有投落的遺跡(當然這是一廂情願)。J大哥說沒有,因為產道是後來為了農作墾殖而開的。若是兩者不一致,在我看了Google Earth鳥瞰地圖後,心中便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第一吊籃的上方端點,會不會就是鈺鼎步道1.6K處的觀景平台?

(沿著水泥產道上行,在一處右側小丘使用WaytogoAR觀察糖子恩山方位)

總之還是往那條「路很難走不要上去」的產業道路上去了,因為我注意到地形圖中,上去之後有一個路旁緊鄰一座小山頭,這個小山頭的山形與稜脈走勢有點特別(通信兵愛情少尉地形勘查的職業病發作)。沿著產業道路上行,其實路不難走啊,猜想這會不會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用來嚇唬人的。

走不一會,看到一輛越野小車停在路中間;不久又看到一個工頭模樣的人走下來。他打招呼地問我「來爬山啊?」又說上頭很難走喔。我回他「你是來作食嗎?」續聊之後得知,他是林務局外包廠商來作步道的,來載一些東西上去,越野小車也是他的。原來林務局有打算要在此興建步道上糖子恩山稜線,想必未來會跟鈺鼎步道串聯在一起。問了大概的完工日期,答案是十月。

續行,果然在路邊看到適合往右上丘的入口。走上之後,是瘦稜,可以看到另一側山谷,自行想像以前吊籃在山谷上方運行的景況。在土地上看到一些小塑膠柱,顯然這個山頭可能曾經做為地形測量用途。在此使用WaytogoAR觀察前方稜線糖子恩山所在方位。不過再前行就有比較陡峭的山壁,我的小探勘在此打住。原路下山,回到停車處的多岔路口。

重新再往竹頭崎土地公廟的岔路走去。雖然J大哥說此農路跟油礦開採無關,但我今日本來就打算從此路登上糖子恩山,甚至走到糖子恩山北峰,因為參考資料的第7點提到油井的基座在北峰那一帶。不過由於在山下這一帶探索遺跡花了許多時間,再加上腳傷,於是抱著走一步算一步的想法,至少先走到竹頭崎土地公廟再考慮行止。

(礦場高分95之竹頭崎土地公廟)

經過剛才看到J大哥的地方,他與他的車都不在了,可能回去吃飯了吧。這一帶的電桿標示為「礦場高分」,農路也約可容一輛車通過,路況不好不壞,但開小客車上來實在太為難底盤了。有幾個比較開闊處旁邊有果園。這時天空飄起小雨,不過我繼續踽踽獨行,J大哥有提醒山上除了山豬、猴子外還要注意野狗,不過這次我只聽到山羌叫聲。

經過⇧竹頭崎油礦4公里」指標,右邊有岔路,據今年初探過的山友說是造林地。續行一、兩百公尺至竹頭崎土地公廟(礦場高分95)。原本土地公廟對面應該有上山的產道,應已崩塌。續直行之後的路面開始長草,但還不礙通行。不久,右側有上坡路可上農家果園,就是為了避開坍塌的往糖子恩山南峰的新路線。不取,繼續直行,今日已經不指望上糖子恩山了,而是打定主意想把這條產道走到在衛星地圖預定可看到白色房舍的地方。雖然我已先用Google街景掃過了,大概只是一片果園山坳。但是沒實際走過一遍,心裡總是不踏實。來到電桿礦場高分104(牌子不見,從上一根是103猜的),前方道路有崩塌以及大堆亂草叢擋路,若要硬鑽就只賺得一身狼狽,決定到此為止,反正果然也看不到房舍的樣子,而且Google街景車也只到此為止。

退回到往糖子恩山登山口,走上去看看,經過農家果園,有處工寮,之後的登山徑更陡,而且雨勢有轉大的趨勢,腳也隱隱作痛,集滿了三個不登糖子恩山的藉口,撤退下山。

(中油開礦時代蓋的土地公廟)

回到多岔路口取了車,往回開,但是非常注意路左邊的景況,因為大部分的礦場遺跡都是在那邊。J大哥說以前幼稚園的位置約在蘭園附近,中油自己內部一處販賣部,大空地那邊是外面的人也可以採買的福利社。我行車經過時有看到一處整齊的駁坎,但上頭已是雜林,不知道原本用途。也有看到蘭園常見的黑網布,但就僅止於此。經過牛稠四號橋,J大哥說,以前辦公室與其附屬設施的區域大致在土地公廟之前,我猜就是以牛稠四號橋為界吧。

又來到中油土地公廟,是因為聽到J大哥說這才是中油建的,所以才又特地停下車細看。入內端詳,果然在土地公的神位看到特殊之處,除了福德正神香位木牌本身就比較大塊些,頂端竟然有青天白日徽章,在那個年代是不是相當於「祀典」土地公廟?

續開車出大路,看到「竹頭崎油礦開天宮」的指標,也停下車去參觀一下,但是外觀已經是很新的廟宇,倒是前頭的石階頗有古風。

這次探索終究沒有直接看到跟竹頭崎油礦相關的物證,但幸好有遇到在地的J大哥告訴我一些當年礦場約略的格局與規模,於是根據他的說法以多岔路口為中心,四處探查礦場事務所可能殘留遺跡,像是尋寶般享受人文踏查的樂趣。套用《葬送的芙莉蓮》裏頭的金句:「如果是勇者欣梅爾,一定也會這麼做。」在動畫第23集,芙莉蓮回憶過去勇者小隊遇到迷宮,勇者欣梅爾堅持「探索迷宮就是要把一層樓全走過一遍」,這樣才能算是真正征服迷宮。

不過事後檢討,還是發現有一些遺漏,主要是在南瀛百岳誌已經清楚提到:糖子恩山(南峰)的竹頭崎登山口位置-至竹頭崎廢礦場前約5.7K,而且是在過竹頭崎土地公廟後續直行。我因為已經先聽到J大哥說他認為的辦公室位置是在叉路口,腦袋變有點混淆了,這是第一個疏忽;雖然後來還是有走這條產道到礦場高分104,但沒有調出衛星地圖來看原先預定要找的白色屋舍,這是第二個疏忽。我認為J大哥所提的辦公室是國民政府開採油礦的後期的中油辦公室,而非南瀛百岳誌書中提到的是日治時期的探勘油礦的辦公室(但木造辦公室有可能保留七、八十年不壞嗎?)

現在坐在電腦前,綜合了衛星地圖與Google街景,發現在電桿礦場高分103有一條迂迴向上的小路,應該可以通往海拔289公尺的白色屋舍。不過就距離而言,該處還不夠到達5.7K距離。理論上我也應該要先看到「⇧竹頭崎油礦5公里」指標,但途中並沒有看到。而且從4公里位置去推5.7K位置,好像可以到達北邊的坑內溝溪畔,這好像也不太對(過了頭)。所以南瀛百岳誌書中提到的竹頭崎油礦辦公室是否就是289高地?就待下回分曉了。反正我早晚還是得由這一帶登上糖子恩山稜線。「如果是勇者欣梅爾,一定也會這麼做。

(竹頭崎油礦與糖子恩山稜線)


原本規劃:楠西龜丹溫泉(2007.2.22) & 竹頭崎油礦(2024.5.6)

2009/3/6補述待探:

  1. 糖子恩山
  2. 阿拉溪斜瀑群
  3. 花瓣山
  4. 溫泉露頭

2024 竹頭崎油礦待探參考資料:

  1.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出版《臺南州玉井油田調查報告》臺南州玉井油田調查報告
  2. 民國三十五年(1946)十一月七日,民報報導「竹頭崎油礦現況」:「台南縣境之油礦有二處,一為新化區玉井鄉之竹頭崎油礦,一為新營區東履運之牛肉崎油礦,記者今特往竹頭崎油礦參觀」、「…至今仍為探測時期,該礦乃日本寶田石油公司於三十年前(1916?)試掘,共有三個井;民國二十八年(1939)繼續試掘,由第四號井起至第七號止…,過去最順利時每日產原油二萬公升…現除第四號井噴出小量瓦斯及五號井出產少量原油外皆未見油…,因台電送電設備尚未復舊,電力不足,該處地勢海拔八百八十公尺,為一小山頭,與玉井現有一長八公里之輕便鐵道相聯絡,此外有登山之纜車,長720公尺…」此文的高度單位應該是日尺的誤植(1尺為10寸,1寸為10分,1分為10釐。1釐為1/33公分≒0.0303公分-維基百科)故880日尺約為267公尺。
  3. 上文同版亦報導「新化區玉井左鎮間將開設鐵道」,顯示當時玉井左鎮間(16公里)並未有鐵道、左鎮南化間(8公里)修復舊鐵道、新化新市間(約四公里)亦新設鐵道。玉左線因玉井糖廠已有規劃,預定當年底即可開工。(玉左線糖鐵部分路線的探查可參考去年的遊記:後坑古道、牛牡嶺、刺桐腳、玉善糖鐵舊道、左鎮蔗埕與老街)
  4. 20080201的竹頭崎五號油井探勘與龜丹觸內火坑覓尋記實,該文的探勘是從北邊的龜丹鐵谷山宮開始。
  5. 2010/12/31 油礦山今昔!很難想像昔日這裏曾有20幾口探勘油井?還曾看見舊屋舍
  6. 竹頭崎油礦遺址,有礦區老照片。2009/01/09 新聞報導 – 路邊壁畫 訴說竹頭崎產油史
  7. 探訪台南秘境-阿拉溪奇岩並縱走糖子恩山南北稜(2024.3.10),提到水泥基座
  8. 台南糖子恩山、花瓣山、岩子頂山(2010.12.24),提到筍寮構造。
  9. 南瀛百岳誌之糖子恩山(南峰),提到竹頭崎登山口。至竹頭崎廢礦場前約5.7K。
  10. 南瀛鐵道誌之油礦運輸線,提到竹頭崎油礦採礦歷史。
  11. 牛山油礦的故事

本文日期:2024.5.20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GPS)

(落差與里程圖)


南178終點探竹頭崎油礦路線圖 | Google map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