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親友

(成大榕園閑坐話當年)

學妹Sarah說她們系上要開三十周年同學會,想要前一天先到台南來找我當地陪帶她們逛校園、玩台南。同行者還有Sarah老公與Cool和畢業就未曾再見面的Meilan學妹。

跟她們約中午在成大商圈的大學路22巷某餐館會合用餐。想不到家住在輔大商圈也是頗挑嘴的Sarah夫婦吃了這餐館的餐點後竟然讚不絕口,說下次來台南還要再來吃這家。其實我選這家只是因為兩年前(?)同學Rio跟KB來台南找了我和在台南的其他同學共五人開了一個小小的同學會,覺得Rio選的這家頗適合聚餐聊天罷了,對於吃了什麼完全莫宰羊,不是重點。

小兒子最近都跟我一起行動,完全不怕生,可能是知道跟著爸爸有好吃好玩的。二寶上次看到Sarah、Cool阿姨已經是五年前了;雖然當時年紀還小,不過面容依然還認得。至於Meilan阿姨在小學當老師,說是也很喜歡聰明活潑的學生。

聊得也差不多了,在店家還沒把我們這一群聒噪的客人趕走之前,我們自己先離開。來到22巷路口,跟成大商圈牌子拍張合照,然後走進成功校區。


(大成館)
直行成功校區的工學院大道,來到新圖書館前,大夥對著當年曾是成功操場的圖書館前廣場憑弔一番。除了操場,連同路旁的籃球場也一併消失了。Sarah說他們特地從台北帶了籃球來,明早要找我們打籃球,問要去哪裡打?這個學妹執抝的脾氣多年來一直沒改,想做的事就一定非做不可(像是來台南還特地帶上籃球);聽她老公說本來還想把一組茶具隨車帶下來(最近Sarah在上茶藝課),她老公苦勸「沒有機會讓茶具組派上用場吧」,這才打消念頭;至於籃球體積不大,就由她了。我跟她說「光復校區有籃球場」(就是前兩年敦睦艦隊學員來成大打球的地方),但學長我可能會放妳鴿子。

我們一行走過計中,穿過勝利路,來到光復校區,左轉到管院前,讓學妹們跟系館那個「小女孩」拍照。學長問「妳們有印象以前有看過這個小女孩嗎?」眾學妹都說「好像有」(意思是其實沒什麼印象)。雲平大樓前有朱銘的「太極」,學妹Sarah邀她老公就在「太極」前演練起來了。此時另一邊有一群好似在迎新活動的學弟妹,真的「都沒有」往這邊看,枉費學姊表演得這麼精彩!學姊真的有練過。

續往光復宿舍前進。光復宿舍當年是大一男生的宿舍。我們到地下室餐廳後方的超商買了飲料咖啡帶到榕園,找了木桌椅閑坐話當年,看迎新活動的新生們在榕園另一邊耍寶。

國泰大榕樹(國泰人壽認養)下涼風徐徐,眾人當年的趣事怎麼聊都聊不完,聊到西斜的陽光漸漸照射過來了,我們改移到有著羅馬石柱的舊文學院(大成館)迴廊拍照。其實成大榕園的老榕樹是百年前三位皇子各自來台時所值;而大成館則是日治時期陸軍步兵第二聯隊營舍,前幾年才又翻修,可以看到護欄與徽章都像新的。這些歷史恐怕連成大人都不甚了解,因此我們的重點就擺在怎麼把站在柱子前的身影拍得又長又酷啦。

離開榕園朝大學路西段也就是校外走去,經過學生活動中心前,特地憑弔一下已經不存在的社辦。Cool說她當年有去社辦搶救出三本聯絡簿,裏頭有很多東西值得爆料。這要怎麼說呢,套一句妳們康老師明天會說的話「都過了20年法律追溯期了,當年誰跟誰交往,什麼都可以講了。」

經過籃球場,看到一塊牌子,校園裏頭的流浪狗竟然都有照片與名字。出來到大學路西段,在育樂街口租了TBike,一行往衛民街騎去。我要帶學妹們去看我的另外一個怪人同學(其實是覺得這群女生可能對於隔壁鹿早精緻的茶碗也很有興趣)。


(衛民街70巷逛唐恩、鹿早)

經過民族路北門路口,車流擁擠,加上台南市區鐵路正在地下化,台南舊市區狹窄本難有專屬的自行車道,於是幾輛TBike在車陣中有點為難地穿梭,讓我這個領騎的台南人有點尷尬。民族路左轉北門路,再右轉衛民街,看門牌找到70巷進入。小巷中陸續有川流不息的人潮進進出出,這是非觀光客難以想像的。我們推開門進入店裡堆滿小車車與玩具書籍的唐恩,老同學正一個人站在櫃台前。

在唐恩店裡跟老闆一聊,原來大家除了同是校友外,也幾乎都扯得上關係。譬如Sarah的老公的哥哥就是老闆的同班同學,而學妹Meilan與老闆同屬嘉義人。老闆五年前也曾看過我家二寶,說是我兒子長得比我還帥,因此老闆又半賣半送了個價值不斐的達爾給我家二寶。Sarah買了本書,跟老闆拍照留念,說是要帶回去給老公的哥哥看在台南的巧遇。

離開唐恩後,Sarah自去隔壁鹿早尋找泡茶適合的碗碟。後來在住宿的成大會館房間,我們果然喝到了她親自泡的茶,用在鹿早買來的杯碗盛著。

離開衛民街,騎回成大還了TBike,接著散步於育樂街-這是每間大學附近都會有一條吃喝玩樂盡有的墮落街,只是當年的撞球間已經不見了,學妹們也說這裡的店家都跟當年不同。左轉往光復校區走,當年打完籃球都會走出到校門口對面小店喝杯涼的,所以成大綠豆湯還在不在呢?


(府城魯味憶站崗)

學妹們邀請我們父子參觀她們住宿點-成大會館的房間房型。Cool和Meilan的單人房加床,Sarah夫婦的雙人房,內部空間都還算頗寬敞,附書桌,拉開窗簾可以往西南方向看見台南的市容,而對面是由太子建設代管的學生宿舍,看起來比校內一般宿舍等級高些。聽Melain學妹說她兒子讀台大也是住類似這種的,住宿費一個月就要一萬元。

眾人繼續閒聊,喝Sarah這次帶來的兩種茶葉。直到快七點,再動身前往Sarah指定要吃的府城魯味。這是學生們K書累了(有嗎?)相約走出宿舍吃消夜的好所在。此時哥姊吃在嘴裡的不只是魯味,而是學生時代在宿舍前站崗的滿滿回憶。

吃過晚餐,我帶大家穿過東寧路,往勝利宿舍方向走。學妹們當年都住在勝九舍,這次很難得三十年後同一間寢室的成員都到齊了。拍了許多紀念照,走出勝利校區,回到成大會館,學長今日的地陪算是結束了。

隔日小兒竟然早早爬起來,說想要跟叔叔阿姨們打籃球,這小子真的不怕生。所以我們父子又再度前往成大光復球場,而學妹們早就到了。Sarah老公的投籃還是頗有準度,而學妹們據說有參加過大企盃,實力不容小覷;但小兒以速度取勝,阿姨們紛紛體力不支招架不住敗下陣來,這才感嘆自己真的老了。

籃球打了一個多小時,眾人又回到成大會館房間聊了一會後,學妹們她們盥洗換裝以畢,準備前往參加她們的校友會,繼續製造下一段屬於她們的回憶;我們父子也算盡了地陪的責任離去。後來學妹Sarah跟我說「學長你這麼會帶路又會拍照,為什麼不去當導遊?」


(成大光復籃球場)


成大商圈、榕園、衛民街70巷散步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