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隨想

(竹溪水岸黃花風鈴木)

三月初的台南紅花風鈴木開得非常茂盛美麗,早晨在健康路吃早餐時,老婆說吃完早餐後去竹溪賞花吧(去年還是前年老婆和大寶有去竹溪賞花)。二寶一副不太情願跟的樣子,但最後還是被我們硬拉著去,但因此故意對美麗風景視若無睹,這是後話。

我們走入竹溪水岸步道,並沒有看見預期的紅花風鈴木盛開,去年竹溪的紅花風鈴木也是四月中才開,但是今年市區的紅花風鈴木卻都提早於3月開,這又是為何?

雖然紅花風鈴木未開(或是已謝),但是走得橋旁卻有一株黃花風鈴木像是撐開的大黃傘般盛開著,吸引了往來行人駐足拍照。因為這株黃花風鈴木大開,以至於水岸步道上紛紛落滿黃花花瓣,行人尚未踩過踐踏。老婆賞花之餘心情大樂,抓來大寶跟他機會教育說這就是唐詩「花徑未曾緣客掃」的意境,但大寶抱怨為何早餐後散步還得背唐詩啊。勉強聽媽媽訓了一會後,又跑回去跟他弟弟玩起躲貓貓了。

往回走時,老婆繼續又跟大寶說這詩的作者杜甫在寫這首詩的心境如何如何?我心中有疑問脫口說道:「這詩作者不是黃庭堅嗎?」但老婆說這是在經歷過苦難滄桑的杜甫所做,從詩前後文可看出。但我還是疑惑,於是馬上連網去查,果然此詩出自於杜甫的《客至》。原來是我把本詩跟李商隱的《錦瑟》給歪歪的連在一起了,但其實不關黃庭堅的事。幸好兩小兒都沒有遺傳到爸爸的自命風流但卻不學無術,因為他們只想在花徑上玩躲躲貓。

(Boys just want to have fun.)


(竹溪)

留言區